弋拾玖。

弋拾玖。
半吊子写手。

【信云】乖孩子

#小天王x原皮
#因为是嘻哈天王云所以写幼稚了点儿。
ooc属于我。爱属于他们。



韩信已经真的拿眼前这个兔崽子没半点办法了。



看着赵云胳膊上又多了一串不知道哪国语言的纹身,耳骨又多了一枚不甚张扬的耳钉,指尖的香烟却不合时宜的弥漫出有些刺鼻的气味。


明明自己害怕影响他高考都戒了。


刚从高中毕业的男孩子是不是永远都对世界有些过分的好奇,总想着折腾出些大名堂。今年刚大一的赵云显然就充分表现出了这一点,每天开心的像个小学生。


某个晚上,韩信一个正值花样年华的大学生,洗完碗就只想瘫在沙发上磕磕瓜子儿看看星光大道。然而当赵云带上宽大的兜帽拽起他胳膊就往出跑的时候,只穿了一件黑色里衣的韩信结结实实的打了个哆嗦,深秋的晚风明里暗里藏着刀,吹得人不住瑟缩。


“喂子龙…等我拿件外套啊——嚏。”

赵云登时愣在原地,把脑袋又往毛领里缩了缩,乖乖站在门口等韩信。韩信拽着自己的外套刚关上门。赵云已经踩着滑板到楼道口了。


“韩重言你能不能快点儿——,你是不是老年人啊。”


男孩独有的清澈嗓音此时明显含了几分笑意,他已经准备好迎接韩信的爆栗,不过当韩信走过来揉乱了他棕发的时候,他还是有一点惊讶。心底油然而生的坏心思又冒了出来,他微微踮脚方便与韩信平视,距离近到韩信恍惚以为自个儿是韩剧女主角,打算闭眼索吻时。


“啪。”


赵云不轻不重的在他脑门上敲了一下,韩信徐徐睁眼只看到一个笑得泪花儿都泛出眼眶的赵云,登时心就软了。无奈紧了紧外套拉链跟了上去。


他觉得自己就像养了个小学一年级的幼稚鬼,自己还乐的自在。


当韩信喘着粗气把还在咬棒棒糖的赵云按在门板上亲吻的时候,眼底的宠溺被燎原欲火焚烧殆尽,赵云显然对他的猛烈攻势有些招架不住,张口就咬,只是任腥甜在口舌里回荡,将男孩儿所有的挣扎尽数收下,再将他口中甘甜掠夺干净予以反击。


灯灭了。空气里只有两人的喘息和韩信有些含糊的嗓音
“乖孩子,我什么都给你。”

评论(4)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