弋拾玖。

弋拾玖。
半吊子写手。

【信云】雪满头。

#信云
#欧欧西有
#白龙吟x苍天翔龙

边塞的天终是凉了,小雪刚至。本还有些暖意的天气骤然跌至零点,天幕终日阴郁着,风割面如刀,凉意渗骨。


韩信倒无惧这蛮夷荒地的寒冷,偶尔飘点小雪时候还乐得掂着枪出去比划两手。银白冰晶落在他长发上与之相溶,银甲愈发夺目。倒真像是银装素裹天地之中一条白龙。


他有时提了兴趣,还喜欢折枝腊梅携回府中,说是这府邸该让娇艳好生装扮一番,话虽这么说,一枝独秀终难成气候,房里仍是冷冷清清。


偏偏自个儿的小将军还不在。


他盯着案上平日里赵云系着的抹额出神。赵云不似他耐得住这凛冬,龙甲下总是多一件厚衣。今儿个正好得空。韩信大将军名号响亮,自然不能随意离开府邸。赵云便上镇中去购置冬物。他是披着长裘出去的,回来时白雪满头。


韩信赶紧把暖炉塞进人手中,手掌附上赵云冰冷的手背给他回温。赵云携着笑意看着韩信,忽然瞥见韩信桀骜张狂的银发马尾,金冠束起格外瞩目。而自己也恰巧雪染白头。猛然一看——


还真像和这个人已经过了一辈子。


韩信正忙着给赵云掌心呵气,抬眸一眼也愣了神,但他伸手替赵云掸了雪。赵云原本的棕发服服帖帖的垂在鬓边,有些化雪成水顺着他脸颊流下滴在韩信指节。


“子龙。”韩信拂去水珠,颇为认真的开口。

“嗯?”赵云许是刚回来,声音有些闷闷的,端起韩信的茶盏抿了一小口。


“君埋泉下泥销骨。”韩信兀自喃喃着,似是对赵云说,也像是对自己说。这将军之位,本来就是把命拴在枪尖的。这样轻闲的日子又有几天可过。

“我寄人间雪满头。”赵云接了他的话茬,他把韩信的手也放在暖炉上,与他十指相扣,又微微握紧了些,笑得温润。


两杆长枪,一生何求。

评论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