弋拾玖。

弋拾玖。
半吊子写手。

[霹雳火x急先锋 洛洛历险记] 记仇

洛洛历险记
霹雳火x急先锋
ooc预警。

黄沙滚滚,狂风怒号。在进入这片不毛之地前的那段小路上,霹雳火心里就有些嘀咕,放眼望去尽是荒凉大漠,没有掩体,也没有弯道。如果在这里遭到伏击,若是猛虎王倒也还能抵挡,但只要碰到狂野猩或暴龙神,仅凭他和急先锋。

情况不容乐观。

于是霹雳火又将发动机转速提升了些,跑车后轮卷起的沙粒被风吹起,警车在大漠中的机动性次于跑车,所以急先锋在霹雳火后方不远跟着,沙砾朝着急先锋的挡风玻璃尽数扑来,蔚蓝的警车瞬间变得灰头土脸,霹雳火的频道里传来急先锋颇为不满的声音

“霹雳火你真当自个儿是冲击波了?好家伙这一嘴沙子给我呛得。”

“抱歉抱歉,我忘了…”

霹雳火从后视镜中看到急先锋正在开着雨刮器刷玻璃,于是放慢了车速等他。但心头的不祥预兆仍然萦绕着,霹雳火几乎能听到猛兽族粗重的呼吸声就在耳边,他甚至听到了有脚步声,而这声音显然并非来自于机车族。

他没有告诉急先锋,毕竟这只是他的直觉。

所以当狂野猩带领着黑铁兽将他们围了个水泄不通时,霹雳火生生将已经涌上喉头的脏话憋了回去。

原本炫目亮眼的红色跑车利落地起承转合变形,他身后的急先锋也敏锐地察觉到危险降临,迅速绕至他身后变为机车战士形态。急先锋看清敌人,不动声色地将手中的双戟握紧了些,后背靠上霹雳火,金属碰撞的声音使他们都安心不少。

因为后背有他。

飓风混杂着黄沙对于猛兽族是最好的天然掩护,而且狂野猩这次显然是有备而来,黑铁兽成群结队地蜂拥而至,霹雳火仅仅是对付他们就已是分身乏术,况且狂野猩似乎吃准了他会护着急先锋,所以混在黑铁兽中冷不丁给霹雳火来上一拳。拳头落在前甲带来的闷痛使霹雳火不禁猛咳几声,他觉得连喘气都像是有人用刀尖划过胸口般抽痛。

而在他背后的急先锋刚解决完一小队黑铁兽,转头就看到霹雳火勉强用刀柄撑地支着身体,心头一股无名火烧,手下力道又加重了几分。他的警灯闪烁起来,风沙中红蓝交替明灭的灯光更加浸染了他无言的愤怒。

双戟脱手而出,在空中划出锋利弧度后稳稳轮落入掌心,足跟踏地猛然冲出——

惊天浪涛杀。

狂野猩显然比急先锋迟钝许多,等到他反应过来时已经挨了急先锋重重一下,他侧身准备闪避第二下,霹雳火的雷霆半月斩从他头顶劈空而下,而他已经来不及再次闪避,但霹雳火先前已经负伤,雷霆半月斩的威力小了不少所以狂野猩还是得空跑出了二人的包围圈。

事实上这次包围他俩目的只是拖延他们与龙卷风的会合时间,带着黑铁兽大军也不过只是虚张声势,况且霹雳火已经负伤,任务也算完成,于是狂野猩带着剩余部队迅速消失在了风沙中。

霹雳火此刻已没了提刀的力气,他只是侧首示意急先锋过来,后者收了武器走到他身侧,随即感到肩膀一沉——霹雳火将脑袋靠在上面。

急先锋不免有些担心,他就地坐了下来使霹雳火能倚的舒服些,侧过脑袋问霹雳火

“喂,你还好吗。”

“嗯。我想休息会儿。”

霹雳火似乎是对刚才的战斗透支的有些厉害,他从喉头挤出一个模糊的音节表示回应,而后将整个重心靠在急先锋身上。

急先锋僵了半边身子没敢动,连平时一定要闪着的警灯也关了。

下次见到狂野猩,一定要在他胸口打一百下。
急先锋在听到霹雳火微不可察的嘟囔声后恨恨地想。

评论(2)

热度(10)